严肃而忠贞

实名吹爆双人马鞍

昨日复吸突然发现,主教最后der einfache Weg 穿的黑衣,谢幕又飞速换成红衣???
为什么???
为了跟阿玛迪看起来像一家人???

很早以前跟老墨说,谢女冠初见小龙君时曾言与君初相识,犹似故人归。
龙君道不然:“我初见你时,你是阵南风。”
这梗现在算是正式用上了。
老墨:“小龙君真他妈撩。”
那可不。
南风知我意,吹梦到西洲啊。

人会沉湎于性、药物、酒精,有时好像是很容易理解的。
并且归根究底,也不会伤害别人。

写作行为更多应当是无意识的。
一旦开始运用“法”,就不免陷入故作姿态的泥淖。
写作本身不应当是能够被拆分,被整合、被列出条框的。阅读和写作练习积累的是经验和思想,以及对文字从容地运用。故而有意识地、明确地去学习一种写作手法或者习惯,难免匠气。
文风的练习也好,技巧的培训也好,基础和重点必然是“感”,而不是“法”。

爱则必然有驯服。

1 / 10

© 淮南府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